首页 > 正文
广州荔湾医院植发中心

广州哪家医院植发比较好,广州有几家植发医院,广州哪里种植眉毛好,毛发移植医院哪个好,种植眉毛医院哪家好,植发一个单位多少钱,汕头市毛发种植医院,广东省头发种植排名,广州哪家植发医院好,中山市头发种植中心

  原标题:自学护理 唤醒植物人妻子

  一个因车祸引起脑部受伤的植物人,五年多来在丈夫袁素泉的悉心照料下,不仅拿掉了氧气管、鼻饲管,还苏醒过来、开口说话了。连医生都感叹,是丈夫的爱造就了这个医学奇迹。妻子朱红长期卧床但依然皮肤健康、肌肉饱满,凝聚着老袁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付出。

  
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市立医院本部十一病区见到了这对夫妻。“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病的,就像睡了一觉刚醒,做了一场很长的梦。”病床上的朱红已经苏醒,说话吐字清晰,脖子上隐约可见气管切口留下的疤。丈夫袁素泉站在一旁,握住她的手,时不时帮她活动下关节。

  六十出头的袁素泉是个老实本分的水乡农民,和妻子都是相城区黄埭人。一谈起妻子,他话语中既有忧伤又有温柔:“我们两个经历了太多苦难,她跟了我三十多年,还没来得及享福,就遭遇了车祸。”

  那是2011年11月17日,朱红在送孙女上学途中遭遇车祸,被送至附近医院,动了脑部手术。之后的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成了插着氧气管、鼻饲管和导尿管的植物人。

  在亲友的东拼西凑之下,老袁家付清了医药费,但后续的治疗、护理费依然很高,这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,是个不小的负担。村里有人劝老袁放弃,可他并没有。他跟护士学了点护理方法,开始在家默默照顾老伴。朱红在床上一躺就是五年多,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。

  

  袁素泉在病榻前的坚守,邻居们都看在眼里。有个好心人给他介绍了市立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吴建东,说他医术高超。老袁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去找了吴医生,聊了下妻子的情况。他没想到,吴医生真的会上门帮妻子做检查。

  今年5月的一个周六,吴建东开着车,从市区赶到黄埭镇一个动迁小区,到老袁家里出诊。“回想起来都觉得辛酸。他们住在一楼车库,快夏天了,才装上空调。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老袁细致入微照顾了老伴2000多天。”

  吴建东当时为朱红进行了全面检查,确认她有自主呼吸,嘱咐可以拔掉氧气管,今后不用吸氧。发现她眼球有跟踪反应,吴建东认为,朱红的情况有可能醒过来,建议入院。“我和老袁说,无论如何,我们一起再努把力!”

  待朱红住进市立医院本部,吴建东帮助她控制了肺部感染,修补颅骨,恢复了颅内压,改善局部血液循环。在观察了十几天后,吴建东对朱红的气管切口进行了缝合。

  奇迹出现了!缝合手术后不久,瘫痪在床五年半的朱红竟开口讲话了,整个病区都为之沸腾起来。“当时约摸是吃过晚饭,医生来查房,她突然就开口了。我,还有在场的医生,好多人都哭了。”说起当天的情景,老袁仍然很激动。

  

  “卧床五年多的植物人能醒来,这在医学上很少见,是个奇迹!”吴建东告诉记者,植物人卧床多年,通常有肺部感染、关节强直、肌肉挛缩、营养不良、褥疮等并发症,从而多器官衰竭导致死亡。

  而朱红身上没有半点褥疮,皮肤和健康人无异。与记者交流时,虽记忆尚有部分缺失,但她的意识已基本清晰,还不忘念叨几句牵挂孙女的话。

  吴建东表示,朱红能恢复到这样的状态,老袁的悉心照料起到了关键作用——每三小时就要帮病人翻身、拍背,不能停,否则皮肤就会破溃;因为不能咀嚼,老袁搞来搅拌机,把肉、菜、饭加点汤,搅拌成流质,打入鼻饲管喂食;每两个钟头喂一杯水,每三小时鼻饲喂下苹果或香蕉。鼻饲管、导尿管,老袁每两个月就要换一次。作为医生,吴建东对此直言感动:“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五年半来,陪伴一名植物人,16000多次翻身,能坚持下来多么不容易。”

  “以前从没想过她会醒来,本想照顾到哪天是哪天,我不能放弃的。她心地好,我就是舍不得她。”采访中,袁素泉看着身边的妻子,反复说着这句话。

  据《苏州日报》

  来源:北京晨报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原标题:自学护理 唤醒植物人妻子

  一个因车祸引起脑部受伤的植物人,五年多来在丈夫袁素泉的悉心照料下,不仅拿掉了氧气管、鼻饲管,还苏醒过来、开口说话了。连医生都感叹,是丈夫的爱造就了这个医学奇迹。妻子朱红长期卧床但依然皮肤健康、肌肉饱满,凝聚着老袁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付出。

  
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市立医院本部十一病区见到了这对夫妻。“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病的,就像睡了一觉刚醒,做了一场很长的梦。”病床上的朱红已经苏醒,说话吐字清晰,脖子上隐约可见气管切口留下的疤。丈夫袁素泉站在一旁,握住她的手,时不时帮她活动下关节。

  六十出头的袁素泉是个老实本分的水乡农民,和妻子都是相城区黄埭人。一谈起妻子,他话语中既有忧伤又有温柔:“我们两个经历了太多苦难,她跟了我三十多年,还没来得及享福,就遭遇了车祸。”

  那是2011年11月17日,朱红在送孙女上学途中遭遇车祸,被送至附近医院,动了脑部手术。之后的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成了插着氧气管、鼻饲管和导尿管的植物人。

  在亲友的东拼西凑之下,老袁家付清了医药费,但后续的治疗、护理费依然很高,这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,是个不小的负担。村里有人劝老袁放弃,可他并没有。他跟护士学了点护理方法,开始在家默默照顾老伴。朱红在床上一躺就是五年多,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。

  

  袁素泉在病榻前的坚守,邻居们都看在眼里。有个好心人给他介绍了市立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吴建东,说他医术高超。老袁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去找了吴医生,聊了下妻子的情况。他没想到,吴医生真的会上门帮妻子做检查。

  今年5月的一个周六,吴建东开着车,从市区赶到黄埭镇一个动迁小区,到老袁家里出诊。“回想起来都觉得辛酸。他们住在一楼车库,快夏天了,才装上空调。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老袁细致入微照顾了老伴2000多天。”

  吴建东当时为朱红进行了全面检查,确认她有自主呼吸,嘱咐可以拔掉氧气管,今后不用吸氧。发现她眼球有跟踪反应,吴建东认为,朱红的情况有可能醒过来,建议入院。“我和老袁说,无论如何,我们一起再努把力!”

  待朱红住进市立医院本部,吴建东帮助她控制了肺部感染,修补颅骨,恢复了颅内压,改善局部血液循环。在观察了十几天后,吴建东对朱红的气管切口进行了缝合。

  奇迹出现了!缝合手术后不久,瘫痪在床五年半的朱红竟开口讲话了,整个病区都为之沸腾起来。“当时约摸是吃过晚饭,医生来查房,她突然就开口了。我,还有在场的医生,好多人都哭了。”说起当天的情景,老袁仍然很激动。

  

  “卧床五年多的植物人能醒来,这在医学上很少见,是个奇迹!”吴建东告诉记者,植物人卧床多年,通常有肺部感染、关节强直、肌肉挛缩、营养不良、褥疮等并发症,从而多器官衰竭导致死亡。

  而朱红身上没有半点褥疮,皮肤和健康人无异。与记者交流时,虽记忆尚有部分缺失,但她的意识已基本清晰,还不忘念叨几句牵挂孙女的话。

  吴建东表示,朱红能恢复到这样的状态,老袁的悉心照料起到了关键作用——每三小时就要帮病人翻身、拍背,不能停,否则皮肤就会破溃;因为不能咀嚼,老袁搞来搅拌机,把肉、菜、饭加点汤,搅拌成流质,打入鼻饲管喂食;每两个钟头喂一杯水,每三小时鼻饲喂下苹果或香蕉。鼻饲管、导尿管,老袁每两个月就要换一次。作为医生,吴建东对此直言感动:“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五年半来,陪伴一名植物人,16000多次翻身,能坚持下来多么不容易。”

  “以前从没想过她会醒来,本想照顾到哪天是哪天,我不能放弃的。她心地好,我就是舍不得她。”采访中,袁素泉看着身边的妻子,反复说着这句话。

  据《苏州日报》

  来源:北京晨报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原标题:自学护理 唤醒植物人妻子

  一个因车祸引起脑部受伤的植物人,五年多来在丈夫袁素泉的悉心照料下,不仅拿掉了氧气管、鼻饲管,还苏醒过来、开口说话了。连医生都感叹,是丈夫的爱造就了这个医学奇迹。妻子朱红长期卧床但依然皮肤健康、肌肉饱满,凝聚着老袁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付出。

  
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市立医院本部十一病区见到了这对夫妻。“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病的,就像睡了一觉刚醒,做了一场很长的梦。”病床上的朱红已经苏醒,说话吐字清晰,脖子上隐约可见气管切口留下的疤。丈夫袁素泉站在一旁,握住她的手,时不时帮她活动下关节。

  六十出头的袁素泉是个老实本分的水乡农民,和妻子都是相城区黄埭人。一谈起妻子,他话语中既有忧伤又有温柔:“我们两个经历了太多苦难,她跟了我三十多年,还没来得及享福,就遭遇了车祸。”

  那是2011年11月17日,朱红在送孙女上学途中遭遇车祸,被送至附近医院,动了脑部手术。之后的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成了插着氧气管、鼻饲管和导尿管的植物人。

  在亲友的东拼西凑之下,老袁家付清了医药费,但后续的治疗、护理费依然很高,这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,是个不小的负担。村里有人劝老袁放弃,可他并没有。他跟护士学了点护理方法,开始在家默默照顾老伴。朱红在床上一躺就是五年多,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。

  

  袁素泉在病榻前的坚守,邻居们都看在眼里。有个好心人给他介绍了市立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吴建东,说他医术高超。老袁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去找了吴医生,聊了下妻子的情况。他没想到,吴医生真的会上门帮妻子做检查。

  今年5月的一个周六,吴建东开着车,从市区赶到黄埭镇一个动迁小区,到老袁家里出诊。“回想起来都觉得辛酸。他们住在一楼车库,快夏天了,才装上空调。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老袁细致入微照顾了老伴2000多天。”

  吴建东当时为朱红进行了全面检查,确认她有自主呼吸,嘱咐可以拔掉氧气管,今后不用吸氧。发现她眼球有跟踪反应,吴建东认为,朱红的情况有可能醒过来,建议入院。“我和老袁说,无论如何,我们一起再努把力!”

  待朱红住进市立医院本部,吴建东帮助她控制了肺部感染,修补颅骨,恢复了颅内压,改善局部血液循环。在观察了十几天后,吴建东对朱红的气管切口进行了缝合。

  奇迹出现了!缝合手术后不久,瘫痪在床五年半的朱红竟开口讲话了,整个病区都为之沸腾起来。“当时约摸是吃过晚饭,医生来查房,她突然就开口了。我,还有在场的医生,好多人都哭了。”说起当天的情景,老袁仍然很激动。

  

  “卧床五年多的植物人能醒来,这在医学上很少见,是个奇迹!”吴建东告诉记者,植物人卧床多年,通常有肺部感染、关节强直、肌肉挛缩、营养不良、褥疮等并发症,从而多器官衰竭导致死亡。

  而朱红身上没有半点褥疮,皮肤和健康人无异。与记者交流时,虽记忆尚有部分缺失,但她的意识已基本清晰,还不忘念叨几句牵挂孙女的话。

  吴建东表示,朱红能恢复到这样的状态,老袁的悉心照料起到了关键作用——每三小时就要帮病人翻身、拍背,不能停,否则皮肤就会破溃;因为不能咀嚼,老袁搞来搅拌机,把肉、菜、饭加点汤,搅拌成流质,打入鼻饲管喂食;每两个钟头喂一杯水,每三小时鼻饲喂下苹果或香蕉。鼻饲管、导尿管,老袁每两个月就要换一次。作为医生,吴建东对此直言感动:“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五年半来,陪伴一名植物人,16000多次翻身,能坚持下来多么不容易。”

  “以前从没想过她会醒来,本想照顾到哪天是哪天,我不能放弃的。她心地好,我就是舍不得她。”采访中,袁素泉看着身边的妻子,反复说着这句话。

  据《苏州日报》

  来源:北京晨报

责任编辑:张岩

重庆毛发移植医院哪个很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